背景颜色
文字颜色
文字大小
  • 确定
  • 还原
  • 功能介绍:理想人物扮演小说中的人物,让你身临小说之中
    如:“林小玲”扮演“白洁”
    如:“张麻子”扮演“高义”
      书名:淫途亦修仙
      作者:渚碧礁(六道木)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你的红心就是对【TXT文学打包区】最大的支持!

      排版:TXT打包区管理·色中色大叔
      色中色·TXT文学打包区收集制作http://soushu555/forum/forumdisplay.php?fid=402更多小说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情色作品尽在色中色·TXT文学打包区!

      温馨提示:本区已实行免费无金制度(回复无金、下载免费),请各位会员提高回复质量,切勿灌水!

      特别提示:本区于2016年5月1日起试行会员推书活动,若红心满百,推荐者将收获100金币+1贡献的奖励。如果您满意本帖的内容,请点击右上角的红心支持,谢谢!【推荐人ID:中原水晶】

      内容简介:

      时光荏苒,光阴如梭。转眼间三年的道神学堂学习生涯就这么过去了。
      柳寿儿此时已满十三岁,虽然还未成年但通过三年的学习苦修,已然摆脱了十岁初来乍到时的稚气未脱,变成了一位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翩翩美少年。虽然模样俊朗可是他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发现在修真世界里外貌是最廉价的,实力才是获得尊重的依归。由于他的根骨太差,修仙资质不佳,所以尽管他在这三年的学习生涯中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可境界仍然是三十多名学堂弟子中的垫底者,被众人所轻视。空有一表俊朗外貌却被几位同学女师姐鄙视不已……


      序章

      “老头子,你醒醒,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啊!”
      “爹……”
      “爷爷,您快醒醒啊,快睁开眼看看您最疼爱的寿儿啊!”
      午后白蒙蒙的日头刚刚偏西不久,一声声焦急地呼唤声就从南揉国所属益阳郡蒙邬山脚下的柳家堡最高大的一座四进四出的大院子里传了出来。
      “柳大善人看样子是快不行了?”此时正是初冬农闲季节,柳家的几个佣人和佃户正聚在外院一间房里边烤火边唠嗑闲聊就听到了内院里传来的呼喊声。
      “看样子是这样。柳大善人好像才刚过五十岁吧?这就不行了?他们家祖祖辈辈都是短命鬼,真是奇了怪了。”一个本村的粗豪佃户说道,似是对这柳家家世相当了解。
      “上苍真是不公啊,老爷是多好的一个人啊。对我们下人可好了,过年过节经常给我赏银。唉!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啊。”一个男家丁摇头叹息道。
      “谁说不是呢?我租柳大善人的田地每年交的租子是这附近几个村子里最少的,而且每逢旱、逢涝时他就索性分毫不要了。真是个好人没得说。为什么他这样一个积德行善的好人却不能长寿呢?”一个佃户不解道。
      ……
      柳老爷子宽敞的卧房内,中央石板地上已然放着火苗直窜的火盆,使得屋里暖洋洋的。柳大善人的妻子胡氏及几个儿女、子孙、儿媳、等一众人围在檀木床榻边,焦急地看着白发长髯的炀郎中在已经昏迷在床榻上的柳老爷子的身上施为,都盼着这位益阳城里出了名的神医能把柳老爷子从鬼门关口唤回来。比起躺在床榻上五十岁就病入膏肓的柳老爷来这位炀郎中已是古稀之年却仍然显得精神矍铄,依然手脚灵便,同床上比他小二十多岁的柳老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炀郎中用细细的银针在柳老爷几处穴位上扎上几针,又在他的人中上长按了几下后,柳老爷才幽幽醒来,睁开了茫然无神的眼睛。
      “爹……”
      “爷爷……”
      看到柳老爷睁开了眼旋即屋里响起了一声声惊喜的声音。
      柳老爷四下扫视了一眼老伴胡氏及一群儿孙后就把眼神儿放在了白发苍苍的炀郎中面上。缓缓开口道:“炀神医,您来了?说起来真是惭愧啊,我比您足足小二十多岁却……”
      “柳善人,你多虑了,你的身体……咳咳,无大碍。我再给你开几服药,休养一段时日……”炀神医劝慰道。
      “炀神医,您就别安慰我了,我的身子我清楚,我能感觉的出来心慌的要命,喘气都费劲……”
      “柳善人……你……”炀神医凝眉欲言又止。
      “唉,二十多年前我老父就是烦劳您来诊治的。我老父也是刚到五十岁就驾鹤西游了……我们家祖祖代代衣食无忧可是阳寿却都是不长。枉我家世代烧香拜佛,积德行善。可还是不能逆天改命啊!可叹啊!我行将就木,时日不多,可我的孩子们难道还要像我一样短寿吗?唉!”柳善人无尽哀叹道。
      “柳善人,你也不用如此郁结,你现在的身体最好能多多舒缓心中烦闷,……”炀神医劝解道。
      “炀神医,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可是谁能眼看着自己的子子孙孙都不长寿还能放松的下来呢?炀神医您游走四方,见多识广,像我族这种情况可否有解决之道?反正我已寿元将尽,时日无多,但这孩子们一个个要是也像我一样短命我实在是放不下心来啊。”柳善人无力地说道。
      “这……听说……”炀神医扫视了屋里众人一眼后,面露难色,似是真有话要说,可又碍于人多嘴杂。复有忍住没有说话。
      柳善人虽病入膏肓可一生精于察颜观色,看到炀神医的面色便对屋内的众子女道:“你们先出去一下,留我单独跟炀神医说话。”
      众人虽是狐疑但还是在胡氏率领下一众儿女、子孙、儿媳等人走出了卧室并关严了房门。
      一炷香后屋里传来柳善人那颤巍巍的呼唤声:“老二、老三,进来一下。”
      柳家姐弟三人,大姐早就出嫁邻村郝员外家,二弟、三弟也早已成家,各有了两三个子女。虽然柳善人病重大女儿也带着孩子回娘家来看望,但家里有大事时早就已经不跟她商议了。
      小半个时辰后柳家老三柳天佑急匆匆叫了自家的马夫备好车马,说是要送炀神医赶回益阳城,并顺便把药抓回来。就这么趁着下午天色尚不太晚就出发了。
      说来也奇怪,这益阳城距柳家堡不足百里,平日里赶着马车来回六个时辰往返足矣,可这柳天佑直到翌日晌午都没有人影。
      “娘,爹怎么还不回来?”柳天佑的儿子柳寿儿见吃过午饭都不见父亲便抬着一张虎头虎脑的皱眉小脸焦急地询问一同守在大门口的娘亲周箐。
      “寿儿,不急,先跟姐姐去玩。爹爹很快就回来了。”周箐虽嘴上宽慰着儿子,可心里也是有些着急。按照往常早该回来了,可夫君到现在都没个人影。
      “来,寿儿,跟姐姐到院子里去玩吧?”十二岁的柳颜听了娘亲的吩咐便去哄仅仅十岁的弟弟。
      “不,我不回院子里,我就在门口等爹爹。”柳寿儿倔强地推开姐姐的小手,依然要坚持等在门口。
      就这样母子三人等在柳家大院的大门口。
      ……
      直至日暮西沉,娘仨才看到柳家的马车从远处官道上疾驰行来。
      “爹爹回来了!”正与姐姐柳颜玩耍的柳寿儿一眼就看到了远处疾驶进村子的柳家马车。
      不久那马车由远及近就停在了娘仨面前,柳天佑拎着几包药跳下车来,吩咐车夫把马车赶到马厩里,他则兴奋地奔进了大门。
      “夫君,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药可拿回来了?”周箐问道,虽然看到丈夫满脸激动可她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爹!”柳颜、柳寿儿两个孩子也围拢过来,急切地喊着。
      “乖,箐,我走这一天父亲可好?”柳天佑亲昵地摸着两个孩子的头把几包药草递给周箐说道。
      “嗯,病情平稳了,没有再昏迷过去。你还没有告诉我呢,怎么去了这么久?平日里到益阳城不是只六个时辰吗?”
      “箐啊,一会儿再说,我有要紧事跟父亲说。这是配好的草药你先拿去给父亲熬上。晚上吃完饭我再详细跟你说……”说着他迫不及待地就冲进了院子,奔柳大善人的卧房去了。
      周箐见丈夫急着去了,只好无奈地摇摇头拎着几大包草药去了灶间。
      ……
      “爹,真如炀神医所说,炀神医领着我去了奇泉村那户苏姓人家,果真那家八十多岁的老人吃了那能增长十年寿元的延寿丹。八十多岁了已然比七十多岁的炀神医还要有精神。还十分的健谈,我们晚上住在他家里他跟我们聊了半夜……”杨善人卧室里柳天佑坐在病榻旁滔滔不绝地讲着。
      “增长十年寿元的延寿丹?这是什么丹药?难道比炀神医开的药方还要灵验?”杨善人听了儿子的讲述也是激动地问道。
      “您且听我说,这延寿丹可不是凡间丹药,听他说是他孙女从蒙邬山深处的道神宗得来的。”
      “道神宗?可是那些穿着道袍的道士们的道观?怪不得以前我在久福镇的集市上偶尔见过一两个穿青色道袍的道士呢。”杨善人道。
      “嗯,听那苏姓人家讲他们家的孙女就是被那道神宗的仙长看中了,被选去修仙了,听说得道后能长寿一二百岁呢……”
      “什么?一二百岁?为何仙长只看中了他家的孙女?去那道神宗修仙可有什么条件吗?”杨善人本来浑浊的眼神猛然一缩,放出了难得一见的精光来。
      “不只他家孙女,哪个奇泉村好像被挑中了两三个孩子前去修行。听说是要有什么灵……对了,有灵根才行。普通孩子百里挑一也未必具有灵根。可这奇泉村偏僻荒凉,全村仅仅几十户人家就有两三个孩子具有灵根,被挑中了……”柳天佑感叹道。
      “灵根?咱们家的五个娃娃可有灵根?要是也能去修仙……”杨善人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子孙。
      “关于灵根我问了,说是要有测试晶石才可以检测出来。还好听说这个道神宗每三年大雪封山前都测试招揽一批弟子。下个月正好这苏家又一个年仅八岁的小姑娘也要去参加这三年一度的入门测试。”
      “哦?那正好把咱家的五个娃娃也带去测试一下灵根。如果有幸被选中了,那也是他们的造化嘛。”杨善人急忙道。
      “爹,我最想拜托他家的是请他们家哪个已经入宗的孙女再帮您搞一枚延寿丹。我已经同那苏姓老人讲了,他们村交通不便道路崎岖,连马车都不能通行,只能骑马才能勉强通过。哪个村子里都是山地,没有几亩良田,所以他们家贫困潦倒,咱们家又善名远播,所以我觉得只要咱们提出的报酬足够,那老人倒是乐意帮咱们一把,只是听说那丹药极其珍贵好像不太好得到。那苏家的儿子苏虎倒是对咱家的枣红马很是眼热,屡屡说每次去道神宗看望女儿时要是有匹马就好了,毕竟几百里山间小路太过遥远了。”
      “一匹枣红马上千两银子,如果能用来换取一枚延寿丹倒是值了。”对即将入土的杨善人来说寿命比身外之物重要的多。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答应他家等下个月道神宗测试招揽弟子时多带一匹马,好让他父女带路咱们家的几个孩子也一同前往。”
      “好,天佑啊,这件事你做的好。饭后把你二哥天保叫过来,咱们三个再好好商议商议。你二嫂心疼三个孩子不一定会舍得让孩子们离家去修行啊……”得道成仙,长生不死对子孙、家族来说都是大事,由不得妇道人家优柔寡断。
      ……
      一个月后,十二月的某天一大早,寒风凛冽,寒气透体已经有了冬天的寒冷劲道。柳家兄弟俩带着五个孩子,分乘四匹马向百十里外蒙邬山深处的奇泉村出发了。其实这一个月中柳天佑又专门去拜访过一次那苏姓人家,约好了今天出发一同前去参加三年一度的蒙神宗入门测试。
      晌午时分一行人总算是骑着马踏着崎岖不平的山路,绕过一道道山梁来到了一处两面崖壁的狭缝中,一条窄路两边都是高有百丈的断崖,仅仅中间一条缝隙可以通行。
      “二哥,这就是一线天了。过了这一线天就是奇泉村了。”柳天佑已经来过两次了,对这里的地形已经熟悉。
      柳家老二柳天宝举目看着这路两边高逾百丈的险峻断崖,赞叹道:“这里可真是险要啊,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境,这奇泉村的先人可真是会挑地方呢。”
      “嗯,二哥说的是,听那苏家老爷子说,他们的祖先正是为了躲避百年前的战祸才选定了这么一个很难被人发现的绝地。万一有事只要扼守住这山道隘口敌兵很难进入的。”
      一行人在这一线天骑马缓行了百十多丈,眼前豁然开朗:一个被四周山头环绕的绿意盎然的大盆地展露在了众人眼前。正是位于山坳里的奇泉村。一进了这盆地里猛然就觉得气温回升的不少,这个季节山谷外早已是草木枯黄,可唯独这盆地里还遗存点点绿意。众人见状皆是啧啧称奇。
      “果真是世外桃源啊!”老二柳天宝感叹道。
      “二哥你可知为何这里景色异于山外?”柳天佑卖弄道。
      “说来听听。”
      “这奇泉村有一口奇特的大泉眼,这泉眼里的泉水夏季冰冷,可冬季却温热。那泉水很是充沛,村里人就把泉水用小渠引入田里,是以温热的泉水才灌溉着这盆地里的田地,使它们还保有这冬季里罕见的一抹绿色。”
      “这么说这奇泉村的名字也是由这口泉水而得的咯?”
      “正是。这还不算最奇特之处,听说村里的老人都很长寿,八十多岁的老人比比皆是。”
      “哦?要真是这样,咱们可以在此地盖一场院子,让
    下一页
    《荡妇小说》请记住网址:www.dangf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