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文字颜色
文字大小
  • 确定
  • 还原
  • 功能介绍:理想人物扮演小说中的人物,让你身临小说之中
    如:“林小玲”扮演“白洁”
    如:“张麻子”扮演“高义”
    
          第一章不正当关系

      阳光照射下,夕阳下的圣德高中显得分外美丽,似乎,又到了放学时间呢。

      「龙星语,下面这道题你来解答一下。」带着酒瓶底般厚厚的眼镜的中年妇
    女,黑着一张脸走下讲台,口中抑制不住的怒气四溢。

      龙星语?似乎是个很熟悉的名字,到底是谁呢?

      心中思绪着的我,被身后的同学狠狠捅了一下,飞扬的心回归现实。

      「诶~ !诶……」口中发出一串不明意义的感叹词,恍惚中的我突然想起,
    貌似……我就叫做龙星语……

      课桌面前的老师,略带嫉恨的盯了我一眼,脸上阴霾更盛,用沉重的快要滴
    出水般的语气对我道:「父母送你来读书不是让你……」

      后面她还说了什么,似乎不重要了,类似的,千篇一律的说教,我已经听了
    无数次了。

      呆呆的看着老师臭臭的面孔,我又习惯性的神游物外了,要知道,对于一个
    重度妄想症患者,想让他如正常人一样对眼前事物专心致志、目不转睛,实在是
    太为难人了,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活在幻想世界里,才是幸福的吧。

      此时的我却并未如往常那样,陷入那些不切实际、乱七八糟的怪想,而是想
    起了自己的过往平生。

      出生在一个平常的小富家庭,有着平凡的父母,过着平凡的日子,享受着正
    常的人生。

      似乎一切都没什么不同,唯一的不同,或许是太过「平常」了,平常得自己
    彻底「不正常」了。

      不知何时,厌恶了这正常的世界,我爱上了幻想,只有自己构建的世界,才
    是完美的世界,才能给心灵带来最深的慰藉,一直坚信如此的我,变得越来越
    「不正常」,直到那一丝光明的出现,就像黎明前的曙光一般,照亮我的心扉。

      那个人,那件事,在那光辉中沉沦,带着满满的绝望。

      「你已经高三了,马上面临高考……」高琴看着面前眼神呆滞的女孩,停下
    了自己的长篇大论,看着那张精致绝伦的俏脸,再看看凹凸有致的身材,再想想
    自己用了无数护肤品,依然粗糙灰暗的肤质,无论怎样科学的调理,依然微微发
    福的身体,眼中嫉恨更甚。

      恰在此时,下课的音乐铃准时响起,正在寻找着什么借口以惩治我的地理老
    师高琴,无奈的呼出一口闷气,回到讲台宣布一声「下课」,不着痕迹的看了坐
    在我身后的班长一眼,走出了教室。

      「星语同学,现在已经是放学时间了,请你清醒一下。」身后的班长拍了拍
    我的肩膀,我茫然的转过头去。

      无可否认,这是一位充满知性气息的大美女,鼻梁上架着的精致小巧却又华
    贵非凡的眼镜更是为她平添一份贵气,两种气质糅合在一起让她耀眼的好像太阳
    一般,无论身在何处都是众人视线的焦点。

      这就是与我从小到大都就读于一所学校、同一班级的姐们儿,另一种意义的
    青梅竹马,我的好闺蜜、好死党,也是那黑暗中带来光明,如同我的亲姐姐一般
    的人——司月雪。

      这时由于是最后一节课,而今天又是星期五,明天则是难得的高三双休日,
    于是众同学欢呼雀跃着收拾好自己的背包,三五成群的走出了教室。只剩下一些
    男学生慢吞吞的收拾着书本,眼睛时不时的偷瞄坐于教室内侧的我和司月雪;也
    有一些外班男生假借等人的名义,驻足在教室门口不住的往里扫视,似乎在寻找
    自己的朋友一般;当然,也有一些胆量大的男生一瞬不瞬的紧盯着我们两人,眼
    中尽是痴迷的神色,有些手中还拿着各种礼物,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神色。

      「我要把今天的作业抱给老师,星语同学,你要一起吗?」司月雪礼貌的问
    我道,说完似乎根本没考虑我会回答,抱起厚厚的一摞作业本,自顾自地迈步走
    出了教室。

      看着那些眼神「凶恶」的男生,我不由缩了缩脖子,自觉的跟随着司月雪的
    脚步,连书也来不及收便冲出了教室。

      来到教师办公室,里面空无一人,正当我疑惑司月雪跑哪儿去了的当口,身
    后传来「咔嚓」一声大门紧闭的声音,一双秀气十足的小手围住了我的腰,手的
    主人在我猝不及防下将嘴唇印在了我的脸上。

      (糟了!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脑中只来得及闪过这个念头,身体被人用力的扳转了半个圈,正对着身后作
    怪的人,不正是司月雪又是谁。

      「小星星~ 今天很听话哦~ 不枉我那么疼你~ 想要什么奖励呢~ 」本该雍容
    华贵的司大小姐声音带上了一丝俏皮,右手食指轻佻的挑起我的下巴,177C
    M的高挑身材让她能充分的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

      「月雪姐姐不要~ !」我挣脱开她的手指,害怕的后退了几步,声音却软糯
    得简直是在引诱人犯罪。

      司月雪一点也不着急,好整以暇的看着我,脸上充满戏谑的表情,暧昧的舔
    了舔嘴唇道:「好妹妹~ 姐姐才是对你最好的人,那件事还不能充分表达姐姐对
    你的感情吗。」她一步步的逼近,看着我瑟瑟发抖的小白羊样,邪恶的笑了笑:
    「傻妹妹,你现在的模样简直是犯规哦~ !不行不行~ !姐姐忍不住了~ !」

      司月雪大力的跨前一步,我慌乱的尖叫一声,向着办公室更里面退去了,但
    再怎么退这狭小的空间终有穷尽时,不一会儿我便被逼到了墙角,于是我企图反
    抗她,却反而被捉住了双手压在玻璃窗上。

      「月雪姐,这里是学校,不要啊~ ……」见挣扎不过,我企图劝说。

      「有区别吗~ 」司月雪才不会管这些呢,这位一向我行我素的大小姐,对于
    自己想要达成的目的才不会在意别人的眼光。「何况我可是把门锁上了哦~ 」她
    促狭的坏笑着。

      一般的手段没用,我想着发动大杀器——传说中可令长城崩塌的东西……

      一串长长的泪珠从眼角划过脸庞,我低下头无声的哭泣着,眼角的余光却在
    观察着她的变化,低下头也是为了防止她发现什么。

      可是这次我算错了,从来就很疼我惜我的月雪姐姐这次是铁了心的要释放自
    己的欲望,以前这种情况下马上就会把我抱在怀里好声安慰的她,脸上出现了玩
    味的笑容,还不等我细细品味她笑容背后所蕴藏的意义,双唇便猛地印了下来。

      「唔……」我错愕的嘤咛一声,接着心里便是无边的羞意,脑袋也一片空白,
    任由她在我嘴里施为。

      若是有人能悬空漂浮到到5楼办公室这一面,就会看见这样的一幅场景——
    两个各有风韵的美女旁若无人的亲吻着,其中一人还被以屈辱的方式压在玻璃上,
    好一副春色无边的情景。

      脑袋晕晕的,似乎飘到了云端,这里仿佛是仙境,世间的一切美好尽在于此,
    完美得让人不忍离去。

      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了开门声,不久后一个女声切切实实的传到了我耳中。

      「伯母,我是小雪啊……是这样的,星语妹妹这个周末就不回家了,她住在
    我家……嗯,嗯,伯母,您放心吧……」

      听到这里我豁然惊醒,那不是月雪的声音吗?那么和她说话的是……

      「喂~ !司月雪~ !你又想做什么~ !」脑中回忆起不久前让男人遐想无边,
    让女人羞不自胜的场景,我心中羞愤不已,说话也没这么客气了。

      这时我才有机会打量自己所处的地方,是司月雪的卧室,秉承了她一惯雍容
    的作风,里面摆放的各种物品就如中世纪的欧洲皇室一般,富丽堂皇得一塌糊涂,
    却因主人的品位而又恰到好处,不显庸俗,不愧是大家族出身的人。

      躺在她那认不出牌子,纯手工定做的华贵大床上,我又陷入了不切实际的幻
    想。

      (可是……现在该注意的不是这些吧……)

      又陷入幻想的自己真是无可救药,强行让自己回过神来,我带着质问的心思
    掀开被子,小跑着冲出了卧室。

      (咦?身上……)

      一阵微风拂过,我感受到了「柳过扶苏」的那种意境,低头看看身上……

      「啊!!!」一道高分贝的尖叫划破长空,我失魂落魄的看着自己不着片缕
    的身躯,羊脂白玉般的肌肤暴露于空气中,感受着夜晚微微的寒意。

      一阵慌忙的脚步声,司月雪出现在我的眼前,摘下了眼镜而更显柔美的脸上
    带着奇怪和不解,手中还拿着刚挂掉的手机,同样的一丝不挂。

      「你……你!魂淡!禽兽!变态!」我哆嗦着嘴唇,眼中噙着泪珠,指着她
    把自已一时间能想到的所有恶毒词语倾倒而出。

      哪知她嘴角反而勾起一抹诱人的弧度,目光毫不避讳的上下打量着我,神色
    间也带上了一丝放荡,淫淫的笑道:「星语小萌物,今天你就是从也得从,不从
    也得从~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哦哈哈哈~ ……」

      听着她毫无顾忌而又不知所谓的笑声,我想我现在一定是满头黑线下垂,这
    情景怎么看怎么像烂俗三流电影中淫贼想要侵犯少女时的样子。不过话又说回来,
    这好像不是第一次了呢,在我对这个现实、对这个世界绝望的时候,也是姐姐用
    这样的方式给予我了希望,那在黑暗中沉沦的一丝曙光……

      其实,自己也是喜欢这样做的吧?

      (这无聊的世界真是无趣,早就应该用自己的方式活出精彩了吧,哪怕是堕
    落进那毫无希望可言的深渊……)

      看着一步步走近的月雪姐,我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一丝快意,主动走过去抱
    住了她,踮起脚激烈地吻向她的嘴唇,腾出一只手伸向了她的私处,然而却被她
    用手挡住了。

      脸上混杂着激动、欣喜、惊愕等等复杂表情,月雪姐望向我的目光中渐渐变
    得痴醉和充满淫欲,她把手机一甩,横腰将我抱起,走进卧室放在了床上,自己
    也慢慢压了上来,在我迷离的眼神注目下伸手从枕下掏出了一根又长又粗、有着
    两个头的狰狞事物,我略微喘息的看着它,眼中有着点点害怕和期待。

      姐姐轻咬着贝齿,脸上泛起了潮红,她把其中一头插入了自己早已湿润的小
    穴中,插得很深,并约束着自己阴道的括约肌努力夹紧它,然后双手伸向了我的
    小穴,缓缓的把它扳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里面。

      「呜……姐姐……」被人家这样盯着自己的私处看,从小到大都是头一遭,
    我不免心中羞意盎然,不自觉的呻吟一声,下身不安的微微扭动着。

      月雪姐不说话,手上也没有其他动作,就这样紧盯着我空门大开的私处,任
    由时间静静流逝。

      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心里滋生,在她目光的逼视下,心中除了羞耻以外还多了
    些许快感,身体也配合的变得越来越热,小穴中一丝丝晶莹的液体逐渐出现在了
    我们的视野下,如此淫秽的画面,让我不禁咬紧了嘴唇别过头去,同时下身扭动
    的动作也变大了。

      「啊!!!」没有一点征兆,没有一丝温存,月雪姐下身猛地挺进,又长又
    粗的按摩棒如狰狞的巨龙一般刺了进来,才有过一次性经验的我又哪里受得住这
    种鞭挞,疼得高声尖叫起来,双手下意识的狠狠抓住床单想要分担痛苦,眼泪不
    争气地涌了出来。

      见我叫的如此凄厉,月雪姐也是吓了一跳,下身缓缓用力想要将按摩棒拔出
    来,哪知这样的滑动给我带来了更大的痛楚,她看着我因疼痛而扭曲的小脸,进
    也不是退也不是,而且憋了很久的淫欲也在身体里作祟,一时间她在欲望与理智
    的抉择中犯了难。

      渐渐的,我哭声小了下去,感觉身体已经开始适应这个大小了,稍微犹豫了
    一下,看着在与体内高涨的欲望作斗争,同样显得很痛苦的月雪姐,我最终还是
    道:「好了,姐姐,你、你试着动一下吧。」

      姐姐没听我的,而是从枕头底下掏出一个遥控器,然后按动了开关,调到低
    速那一档,深吸了一口气强压着呻吟的冲动道:「妹妹,你先适应一下吧,刚才
    是姐姐不好,姐姐心急了。」

      「嗯……」我呻吟一声算作回答,也不知道是为了她刚才的话语做应答,还
    是因为从小穴传来的快感而呻吟。

      (唔……好快乐,这个无趣的世界终归还是有值得期待的地方,这具皮囊就
    是唯一值得留恋之地吧)

      随着我喘息呻吟声的加大,月雪姐也忍耐不住的低低呻吟出口,一下就把按
    摩棒调到了最高档,让本以为已经是快乐之颠的我尝到了更甜美的快感。

      手已经不知道往哪放,双腿紧紧的夹住月雪姐,我眼中一片混沌,口中若有
    若无的呻吟已经向嘹亮的高歌转变,间或还夹杂着一些含混不清的话语。

      「嗯……怎么回事……人家不要……」

      「呜…
    下一页
    《荡妇小说》请记住网址:www.dangfu8.com